宋元明清
王阳明的生命关怀与生态智慧
发布时间:2018年03月03日 22:36   作者:郭齐勇   来源:深圳大学学报(人文社会科学版)》2018年第1期    点击:[]

【摘要】孔子、孟子至张载、程颢的儒家思想,是王阳明强烈的生命关怀与高超的生态智慧的源头活水。阳明肯定人“以天地万物为一体”,强调天地万物都在良知、灵明等精神性的一体之中,都具有良知、灵明。山川鸟兽草木瓦石等类也自有其精神、价值。为什么人类可以取用万物?阳明回答是“良知上的自然的条理”。这就是儒家的“差等之爱”,亲亲、仁民、爱物,是有差别的。“天地万物一体之仁”是“理一”,“差等之爱”是分殊。阳明思想渗透着对生命的浓厚关怀。天地万物都有生命,是一个生命整体,人们都要顾惜。知行之所以能够合一,在于人自身就有“知行本体”。这个“知行本体”,既是“心即理”之心,也是“良知良能”。“心即理”表明此“知行本体”自身即为立法原则,“良知良能”表明此“知行本体”本身还是道德认知原则与践履原则。只有“复那本体”,不可使此本体“被私欲割断”,才能真正做到知行合一。做不到是因为还没能理会得透,理会透了自然做得到。

【关键词】儒家;王阳明;生态伦理;一体之仁;自然条理;知行合一

王阳明继承先前的儒家思想,对自然万物,包括草木、鸟兽、山水、瓦石等,都有一种深厚的生命关怀,强调“以天地万物为一体”。他重点发挥了孔子的“仁爱”、孟子的“仁民爱物”、荀子的“礼有三本”思想,以及张载“民吾同胞,物吾与也”与程颢“仁者,以天地万物为一体”,“仁者浑然与物同体”的思想。在他看来,不仅是动植物、自然之物(如石),甚至人造之物(如瓦),因其源于自然,又是人造的且成为人生存的必需品,也都有生命,都要顾惜。他认为,天地万物是一个生命整体,虽然人类必须取用动植物,但动植物仍有自身的价值。阳明肯定天地万物都有自身的内在价值,要求一种普遍的道德关怀。

一、仁民爱物:儒家的核心思想

儒家文化的基础与核心是“仁爱”,“仁爱”的内容包含人对山河大地、飞禽走兽的关爱,以及与之和谐共处。孔子不仅“爱人”、“泛爱众”,且面对鱼与鸟也做到怜惜其生命及种群的延续,网开一面,“钓而不纲,弋不射宿”[1],让它们可以繁衍生息。据《礼记·祭义》记载,曾子曰:“树木以时伐焉,禽兽以时杀焉。夫子曰:‘断一树,杀一兽,不以其时,非孝也。’”[2](下册,P816)按曾子所述,孔子不主张滥砍树木、滥杀野兽,注意时令,在生物生长繁殖期间禁止砍伐与渔猎。这在古代有礼制与政令约束,并有专门的机构和职官管理。在这里,孔子当然考虑到人取用动植物的可持续性,但仍不止于此意,因为他对天地诚心敬畏,视天地自然与人事条理是相互作用的整体。孔子是“天人合一”的倡导者,这里的“天”,既是信仰的对象,终极关怀的存在,具有至上神灵意味,又是自然之天,生生不已的自然宇宙。

《大戴礼记·曾子天圆》:“参尝闻之夫子曰:‘天道曰圆,地道曰方;方曰幽而圆曰明。明者吐气者也,是故外景;幽者含气者也,是故内景。故火曰外景,而金水外景。吐气者施而含气者化,是以阳施而阴化也。阳之精气曰神,阴之精气曰灵;神灵者,品物之本也,而礼乐仁义之祖也,而善否治乱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