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沿动态
儒学与实用主义:内在哲学旨趣及其多样展开
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25日 23:04   作者:杨国荣   来源:《学术月刊》2018年第3期    点击:[]

【摘要】人如何存在、如何生存,是儒学与实用主义共同关注的问题。儒学要求将天道落实于人的存在过程,实用主义则主张从形而上的超验世界,转向人的生存过程。在关注人之“在”的同时,儒学与实用主义又表现出不同的特点。由理性、精神层面的关注,儒学同时追求以人格提升为指向的完美的生活;由感性、经验的注重,实用主义则更为关切与生物有机体生存相关的有效的生活。人的存在具体展开于多样的情境,但儒学由精神的关切而同时承诺本体及广义之知,实用主义则由本于经验而注目于情境中的特定问题本身,并在将概念工具化的同时趋向于融知于行。生活的完美性和生活的有效性都包含价值内涵,儒学与实用主义由此关注认识的评价之维,但儒学以是非之辩接纳了认知,实用主义则趋向于以评价消解认知。要而言之,儒学与实用主义既展示了相近的哲学旨趣,又表现出不同的思想进路。

【关键词】人的存在 情境与本体 知与行 认知与评价

儒学形成于中国先秦,实用主义萌发于19世纪后期的美国,二者在时空上相去甚远。然而,从时空之外的哲学层面看,儒学与实用主义又存在某种相近的理论趋向。当然,相近之中又蕴含相异,从比较的视域具体地对儒学与实用主义作一考察,无疑既有助于理解两者相近的哲学旨趣,也有助于把握两者各自的特点。

一、存在与人之“在”

关注人的存在和人的生存,构成了儒学与实用主义的共同特点。与离开人之“在”追问形上的天道不同,儒学首先将目光投向人自身的存在。从个体人格到社会人伦,从群居和宜到古今变迁,人的存在构成儒学关注的主要问题。就个体而言,儒学的关切指向怎样实现自我的成长、提升;就群体而言,儒学则以如何协调人伦关系、怎样达到国治而民安为追问的对象。在这里,人既是儒学关切的出发点,也构成了儒学关切的中心。同样,实用主义也将注重之点首先指向人自身的存在。对实用主义来说,在利用外部世界及其材料以维护生命存在这一点上,人与其他生物有机体具有一致性:“生理的有机体及其结构,无论在人类或在低等动物中,是与适应和利用材料以维护生命过程有关的,这一点是不能否认的。”与之相应,如何生存是人面临的首要问题:相对于形而上的超验世界,人自身的存在具有更为切近、紧迫的意义。

赋予人的存在以优先性,同时也制约着对更广意义上存在的理解。在中国哲学中,道往往被视为终极的存在原理,然而,对儒学而言,这一意义上的道并非超然于人:“道不远人。人之为道而远人,不可以为道。”(《中庸》)在儒学看来,道并不是与人隔绝的存在,离开了人的为道过程,道只是抽象思辨的对象,难以呈现其真切实在性。而追寻道的过程,则具体展开于日常的庸言庸行:“君子之道,造端乎夫妇;及其至也,察乎天地。”(《中庸》)道固然具有普遍性的品格,但唯有在人向道而在的过程中,其超越性才能被扬弃,其真实意义才能为人所把握。

与儒学相近,实用主义也拒绝追问与人无涉的存在。杜威便明确地指出了这一点:“实用主义关于实在的概念的主要特色,正在于它认为关于实在的一般理论是不可能的,或者说不需要的。”“关于实在的一般理论”,涉及人之外的超验存在,对实用主义而言,与人自身没有发生关